大清早就亡啦,父亲大人您就安息吧

摘要: 嗡嗡作响的棺材,是冤魂复仇,还是……

11-02 19:18 首页 蔡骏

镇墓兽,古老中国的神兽,盗墓贼的天敌,为帝王将相镇守地宫,为人类守护终极秘密。


1900年,八国联军打进北京,慈禧太后逃亡西安,满清最后一个皇家陵墓工匠的传人,意外诞生在唐朝大墓地宫的棺椁上。在这天崩地裂的年代,从晚清到民国再到世界大战……疯狂的外国势力、神秘的工匠手艺,人们掘出地下的宝藏,唤醒各种各样镇墓兽,引来无穷无尽的灾难。


陵墓工匠之子秦北洋,背负血海深仇,掌握镇墓兽的技艺;奋起于逆境,解开命运的谜团,他将成为乱世中国百姓的守护神?还是逐鹿天下英雄的仲裁者?枭雄辈出,风起云涌,镇墓兽的千年秘密揭开在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第十七章 回顾

北洋一出地宫便去寻找四年未见的妹妹阿幽,却得知阿幽因杀死陵墓监督而正在审讯,幸好,阿幽无罪释放,但却被突然来的蒙古小郡王当作财产继承了,北洋岂会坐视不管……

      第十八章  中华帝国    



12月,风沙如刀子般吹来。


北京地方法院门口,两个少年为了一个女孩儿决斗。


多罗小郡王一愣神间,光着膀子的秦北洋主动出击,饿虎扑食般冲向小郡王,却被小郡王轻巧地躲开,同时使出一记扫堂腿,踢中了秦北洋小腿侧面。


“哥哥,小心!”


骆驼旁的阿幽尖叫。秦北洋的下盘扎实,居然只单膝跪地。若是一般人,胫骨恐怕已经折了。两人开始纠缠,一个用蒙古技,一个用外家拳,谁都占不得便宜。秦北洋的后背鲜血淋漓,小郡王脸上也挂了彩。最后,秦北洋被从侧面绊倒。这一跤,摔得他鼻青脸肿,拳头捶地,只得认输。


侍从们拔刀要砍秦北洋,却被小郡王拦住:“想干吗?丢不丢人?”


小郡王浑身酸痛,穿好衣服,扶着阿幽上骆驼。他从没遇到过这样倔强的对手,擦擦脸上血迹: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秦北洋。”


“好名字,我记住你了,秦北洋。”小郡王骑在骆驼上说,“我叫孛儿只斤·帖木儿!”


少年爬起来,摇摇晃晃,挺身站直:“好好待阿幽!”


“你放心吧,来日必能再会!”


阿幽回头看着秦北洋,泪水涟涟,挥手作别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逢。她张口唱出一首儿歌,凄凉婉转地回旋在冬天的京城——

 

青龙头,白龙尾,

小儿求雨天欢喜。

麦子麦子焦黄,

起动起动龙王。

大下小下,

初一下到十八。

摩诃萨

 

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,孛儿只斤·帖木儿的骆驼队,从北京地方法院出来,并未急着赶回草原,而是前往北洋政府参政院,参加中国历史上的的一次重要会议。


西历1915年12月11日。小郡王作为蒙古贵族代表,参加解决国体总开票。所谓“解决国体”,就是把中华民国的总统共和制,改为中华帝国的君主立宪制。


小郡王早知道所谓“开票”不过是演戏,竟在唱票现场打起瞌睡。各省国民代表1993人,全票通过君主立宪:“恭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,并以国家最上完全主权奉之于皇帝,承天建极,传之万世。”


袁世凯却表示推辞。参政院继续开会,称颂他有经武、匡国、开化、靖难、定乱、交邻六大“功烈”。大总统答复: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,予之爱国,讵在人后?”于是,“世界第二之华盛顿,中国第一之华盛顿”,为了救国救民,只好自己当皇帝了。


洪宪元年,西历1916年1月1日,京西骆驼村。那时人们还不习惯过西历元旦,外头又是一长列的骆驼队,全是口外的蒙古王公给中华帝国皇帝进贡的贺礼。


傍晚,秦北洋跟父亲从房山云居寺干活回来。骆驼村口停着一辆马车,装着一副巨大的朱红棺木,散发着浓烈的猪血与大漆味。有个披麻戴孝的中年男人,正在等待秦氏父子。


此人自称家住地安门外大宅,父亲做过前清从一品尚书,七日前急病过世,生前未来得及营造墓穴,遗嘱要在香山碧云寺附近选千年吉壤。秦海关说明天一早,他就上香山去寻一方龙穴。但丧家面有难色,说能否今晚就点穴开工,鸡叫天明前务必下葬入土。


老秦惊诧问这是为何?对方推三阻四后才吐露实情:“先父在戊戌年判过谭嗣同,也曾亲临菜市口刑场监斩,自那以后便中了邪风,要么倒地不起,要么胡言乱语,说的都是维新变法之类的鬼话。我们请茅山道士看过,结论是被仇家冤魂缠上了。思来想去,这所谓仇家,必是被先父监斩的戊戌六君子。这病折腾了先父十多年,七天前吐血而亡。本以为他彻底解脱了,但没想到入殓在棺材里的大体,居然发生了尸变!”


“尸变?”


作为营造皇家陵墓的工匠,秦海关知道尸变是怎么回事。自古以来,有许多尸变记载。有人说是雷电的缘故,也有人说是在无月之夜,阴性之猫恰好跳过遗骸心口所致。尸变有僵尸、血尸、肉尸、行尸、诈尸、毛尸、走尸、醒尸等十八种之多。蒲松龄《聊斋志异》第三篇就叫《尸变》。云居寺的大和尚说,这是人在生死间的过渡期,所谓“中阴身”。


“秦师父,实在难以启齿啊!为尽快解决这一问题,我已把棺材运来了。”


秦海关带着儿子去看马车上的棺材,果然不时发出轰隆隆的声响,似乎有人在里面用脚踢棺材板,马车夫吓得远远地躲在一边。死者的儿子也不敢靠近棺材,远远地吼一嗓子:“父亲大人,请歇息歇息,别瞎折腾啦!大清早就亡啦,如今是中华帝国,袁世凯当皇帝。今晚,您就要入土为安,放心地投胎去吧。”


若真是作祟,听到这话还不得气得活过来?秦北洋暗暗想要发笑。


“不会是还没死吧?”秦北洋问。


“父亲断气那天,中国大夫,外国大夫,全都来看过,确认死得透透的。别看现在寒冬腊月,停尸在家的第一天,就有苍蝇飞过来了。”来人哭丧着脸,“家门不幸啊,这口棺材,闹了整整三个昼夜,动静大得惊动了街坊。”


秦北洋大胆地靠近马车上的棺材,隐隐听到里头有人高声吟诗,断断续续,竟是谭嗣同遇害前的绝命诗——


“望门投止思张俭,忍死须臾待杜根。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。”


骆驼村里有几个老湘军的后代,秦北洋听出这声音,竟然有湖南话的腔调,而谭嗣同恰是湖南人。


丧家连连摇头:“我家是北方人,先父是个京官,怎么可能会说湖南话?必是戊戌六君子的冤魂不散呢。”


秦海关立刻把儿子拉回来,转头问丧家:“请问你为何要来找我们?”


“卸任的内务府大臣,乃是我家世交。他说先父的此种情况,必须尽快寻找合适地点入土埋葬。若是过了头七,恐怕将酿成大祸。”


“古书上确实有这种说法,说是最可怕的尸变,会爬出棺材杀光全家,还要危害四邻八乡,成为一方的妖孽。”


“对啊,内务府大臣说,当今普天之下,唯有建造过皇陵的秦师父才能帮我解决问题。如果埋在普通坟墓之中,根本压不住这口棺材,恐怕隔天就会破土而出。必须寻觅纯阳至刚的龙脉与龙穴才能镇住。”来人当场掏出五十块银圆作为订金,几乎要给老秦跪下,“秦师父,我是几经辗转,才找到此地。今日是头七,求您务必在天明前寻到龙穴,让先父入土为安。”


秦海关接过沉甸甸的五十块大洋,对方承诺事成之后,再给五十块大洋。老秦干死干活一年,都挣不了这么多钱。何况年关将近,有了这些钱就可以还清房租,给儿子买几斤好肉,做两件好衣裳。等到明天开春,还能张罗着娶儿媳妇了。老秦美美地想着,便接下了这桩生意,也算是行善积德了。至于秦北洋自己嘛,琢磨着要一辈子做工匠了。偶尔,他还会梦见自己亲手设计的镇墓兽“大羿”,愿它在光绪帝的崇陵地宫内平安。


遥望香山,冷月隐入寒云,京郊大雪纷飞。


秦氏父子走在前头,丧家裹上貂皮袄子,跌跌撞撞地跟随,最后是马车夫赶着一辆装着一口硕大棺材的马车,趁着暗夜直奔香山而去。


这一带住着前清健锐营的旗人,原是远征大小金川的特种部队,日后世居于此,还有乾隆朝的练武场。清朝灭亡后,这些破落户的孩子们,仗着世代练习武术,常把骆驼村的少年打得满地找牙。自从秦北洋来到这儿,就把香山健锐营打了个遍,再也没人敢惹他了,还交了几个旗人小朋友。


碧云寺位于香山北麓,相传为耶律楚材后裔在元代所建,历经明清两朝多次扩建,乾隆年间建成中国最大的金刚宝座塔,五层须弥座上耸立五座汉白玉密檐式塔。日后,孙中山先生在碧云寺停灵四年,也可佐证此地风水极佳。


不过,从未有人在夜里寻找过龙脉,黑灯瞎火的如何观察?也无从探究阳光照射的方向,何况这暗淡无光的雪夜,天上连星星都找不着。若不是为了一百块大洋,秦海关是断难从命的。他也对丧家直言相告,这龙穴未必能找准确。但丧家说没关系,只要是皇家工匠秦师父找的,他就吃了定心丸——重要的不是龙穴对不对,而是造墓的人对不对。


众人一番辗转,地上渐渐起了积雪。秦海关放弃了观察龙脉的企图,毕竟给皇帝造了一辈子地宫和镇墓兽,就算闭着眼睛凭感觉,他也能感应到龙穴。


这一圈走到后半夜,人困马乏,耳朵都要冻僵了,仍一无所获。


棺材里,越来越热闹,仿佛彻夜不眠的晚宴。要不是马车夫收了大把银圆,早就溜之大吉了。秦北洋实在听不下去,就用拳头敲了敲棺材板,嘱咐里面的死人消停消停。


再过一个时辰,天就要亮了。


走到金刚宝座塔背后,秦海关遥望雪中洁白闪亮的五座宝塔,低声问:“令尊遗嘱埋在此地,是否与密宗喇嘛教有关?”


“不错,先父笃信藏密。”


秦北洋拉着父亲耳语几句,两人商量出了办法:“先生,若是在白天,我必帮你寻到上等的龙穴,但要赶在今夜,实在无能为力。何况大雪掩盖地面,难以完成点穴的基本步骤。既然令尊信藏密,何不遵照佛教之俗,一把火烧了干净?骨灰坛可就近寄放在碧云寺,再另觅良辰下葬。难不成,烧成灰了还会尸变?”


“这……说实话,中国人寻觅风水宝地埋葬先人,并非为了逝者,是为保佑子孙后代平安富贵,若是火葬的话……”


“等到鸡叫天明,我们父子也无能为力了。”秦海关想想这一百块大洋也不好挣,干脆罢了,“今夜,我负责帮你就地焚烧棺材。待明日,雪霁天晴,我再上山为令尊分金点穴。我愿只收订金,不再收取剩余的五十块大洋。”


丧家捶胸顿足,跪在雪地给棺材磕了个响头:“父亲大人,孩儿不孝,只能如此,请往西天极乐世界而去吧。”


秦海关拍拍儿子肩膀:“北洋,烧吧!”

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第十九章 预告

头七的鸡还没叫,尸变就来了!棺材里飞出一团黑影,到半空又分裂成两个。难道尸体一分为二?还是来人没说清楚,棺材里躺着两具尸体?

敬请关注下章连载。

起点更新至第五六十四章,

点击阅读原文,立刻阅读。


《镇墓兽》连载新篇章:

《镇墓兽》第十七章:中华民国

《镇墓兽》第十六章:帝国的葬礼

《镇墓兽》第十五章:镇墓神兽

《镇墓兽》第十四章:弯弓射日

《镇墓兽》第十三章:不疯魔,不成活!

《镇墓兽》第十二章:瀛台泣血梦

《镇墓兽》第十一章:童女阿幽

《镇墓兽》第十章:四爷亡魂


欢迎加入

镇墓兽书友qq群:650853074

蔡骏编辑团qq群:587106261

投稿合作

投稿邮箱:xuanyiren@xuanyishijie.com

商务合作chenlina@xuanyishijie.com


起点中文网连载

《镇墓兽》

限时免费


点击阅读原文

阅读第五十五章


首页 - 蔡骏 的更多文章: